•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我的女囚生涯

    发布时间:2020-05-21 00:02:27   
    本帖最后由 4286874 于  编辑

      引子 

      我叫谭艳博,今年29岁了,但是在我这29年的人生历程中,在JY中却度过了11年,先后经历了少管所、收教所和女子JY三次入狱,面对高墙电网、牢门铁窗、手铐脚镣、体罚ND,我无力抗争,留给我的只有悔恨的泪水。这是一段真实的故事,希望警醒在危险边缘的少男少女们,不要重导我的悲剧。 

      
    第一章噩梦的开始


    第一节


      美好的童年我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母亲是一名纺织厂的女工,父亲在矿务局是一名井下采煤工人,我也曾有过浪漫的童年。我天生丽质,上幼儿园时就会打扮自己,常常穿漂亮的衣服,我最喜欢夏天,应为一到夏天,我就会穿上白色的连衣裙,还有洁白的连裤袜,象天使一样美丽,小朋友们都叫我“白雪公主”。我特别自豪。 

      但我特别讨厌冬天,因为冬天要穿上厚厚的棉衣,一点也显现不出我的气质,漂亮的脸蛋上还要被母亲强迫戴上一副口罩。我特别讨厌那种几层纱布上穿上绳子,绑在嘴上的东西。还记得第一次被强迫戴上口罩是在上幼儿园时,在上幼儿园的第一个冬天,有天妈妈下班,从单位带回了几副口罩,晚上拆开了一副口罩,又重新用针线缝上,我并没有在意,以为妈妈在做针线活。第二天早上,妈妈送我去幼儿园,当穿好棉衣棉裤,戴好手套和帽子。这时妈妈从抽屉里拿出那副经过改制的口罩,对我说:“外边天特别冷,你得戴上口罩。”原来妈妈昨晚改制口罩,是为我准备的。我说:“我不怕冷,不用戴口罩。”可妈妈坚持说:“天这么冷,不戴口罩不行”。我说:“反正我就是不戴口罩”,妈妈有些生气了,说:“你这孩子,又不听话了。”这时妈妈看了看在一旁穿衣服的爸爸,爸爸看到了这一切,对我严厉地说:“把口罩戴上”。在家中爸爸是最有威严的,说一不二,我很怕他。所以爸爸说话好像是圣旨一样,我不敢不听。我极不情愿地低下了头,撅着嘴,等着妈妈给我戴口罩。这时妈妈把口罩布拉到带子的另一边,把口罩带套在了我的脖子上,然后把口罩布向上拉,一直拉到我的下巴处,然后妈妈拉住剩下的口罩带,把口罩拉直,向上一翻,口罩便罩在了我的小嘴上。妈妈把口罩带在我的脑后打了一个结,又调整了一下口罩布的位置,将口罩又往上提了提,把我的小鼻子也罩了进去。这样我的小脸蛋便被这副口罩严严实实的罩上了。通过镜子,我发现妈妈改制的这副口罩大小正适合我。这样我和妈妈便出门了,一路上我都是低头在走,怕小朋友看到了笑话我,一到了幼儿园时,小朋友们都看我戴的口罩,还笑我,这时妈妈才给我摘掉口罩。下班时妈妈来接我,同样的又拿出了那副小口罩给我“堵”在了嘴上,小朋友们同样笑我,在回家的路上,我哭了,妈妈停下来问我为什么哭,我跟妈妈说:“妈妈,女儿戴上口罩的样子很难看,‘绑’在嘴上,小朋友们都笑话我。”妈妈听了后笑了,说:“就因为这个呀,我的小宝贝还挺爱美的呦,好了,不哭了,妈妈给你打开”。说着就给我的嘴松了“绑绳”,摘掉了小口罩。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副恼人的口罩终于从我的嘴上拿掉了。 

      当天晚上,妈妈找出一块棉布,在缝纫机上扎出一个“小猫咪”的图案,两边还缝上了松紧带,我以为妈妈在做活,就没在意。第二天早上,我穿好衣服,以为妈妈不会再给我戴口罩了,可是妈妈却说:把这个“小猫咪”戴上。原来,昨天晚上妈妈做的“小猫咪”就是一副小口罩呀,我怎么没想到呢,真笨。妈妈将“小猫咪”一边的松紧带挂在了我的一个耳朵上,然后将“小猫咪”捂在我的小嘴和小鼻子上,将另一条松紧带套在了我的另一只耳朵上,给我戴好“小猫咪”之后,妈妈对我说:“去照照镜子吧,看看这回还难看吗?”我跑到大衣柜镜子面前,看到我戴上“小猫咪”口罩可爱的样子,我好高兴呀,蹦蹦跳跳地跟着妈妈去幼儿园,我再也不怕小朋友笑话我了,因为我戴上“小猫咪”口罩之后十分漂亮,而且小朋友们都没有。就这样我第一次戴上了口罩的感觉,同时我也喜欢上了口罩,每到冬天我都会戴上它,口罩伴随了我整个一生的冬天。 

      我的童年时幸福的,妈妈和爸爸对我都很疼爱,经常领我去公园玩,还经常给我买新衣服,买好吃的。可以说是美好的童年。 

      
    第二节家庭的裂变


      同年时美好的,但是当我上小学六年级时,妈妈用于厂子经营不景气而下岗了,父亲也患上了职业病矽肺,病休在家。我们的生活一下子拮据起来,那时候爸爸和妈妈就很少再给我买新衣服了。爸爸的脾气变得特别暴躁,和妈妈经常吵架,妈妈也耐不住清贫的日子,在外边又有了外遇。这个事被爸爸知道了,痛打了妈妈一顿,妈妈便离家出走了,没过几天,爸爸和妈妈就协议离婚了,我跟了爸爸。由于职业病,爸爸被单位送进了医院住院,公费医疗,这样爸爸就减少了对我的体贴关心。 


    第三节宝贵的贞操


      上了初一之后,由于经常一个人在家,感到很孤独寂寞,这时,邻居家的侯大哥对我很好,经常带我去玩,还给我买好吃的,我很喜欢他,有一天晚上,侯大哥陪我玩完送我回家,我央求侯大哥陪我在家中过夜,因为我一个人很害怕,侯大哥同意了,晚上,我们上了床,侯大哥搂着我,我感到很温馨,侯大哥也抑制不住自己,将那个硬梆梆得东西塞入了我的阴道里,当时我很痛,痛的我直呻吟,但我觉得侯大哥对我很好,我就忍着痛,让侯大哥快活。不一会,侯大哥达到了高潮,一股暖流射入我的体内,侯大哥一下子摊软在床上,而我也疼的昏过去了。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发下我的下身留了很多血,我也知道了我的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侯大哥,但我没有后悔,和侯大哥将床上收拾了收拾,将床单和我的内裤丢掉。我要去上学了,临走时,侯大哥一再嘱咐我,一定不要与外人说,我答应了他。 

      当我放学回家时,发现家门口停着一辆警车,几名警察将侯大哥抓出来,侯大哥低着头,手上上了铐子,并到垃圾堆翻出早上我俩丢掉的床单和内裤,警察把侯大哥押上了警车带走了,听邻居说:侯大哥犯了强奸罪。我很害怕,就跑回了家。 

      第二天上课时,政教处主任将我叫到办公室,到办公室后,我发现有几个陌生人在等这我,这几个人是公安局的,说向我了解被和大哥强奸得事,我便把经过如实得告诉了警察,并一再强调是我自愿的,不是强奸。而警察说:因为我不满14周岁,即使在我自愿的情况下,侯大哥也属于犯罪,属于奸淫幼女罪,一样会判刑。后来,侯大哥果然被定位奸淫幼女罪,被判处10年有期徒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