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假面骑士GreenHat】第三章 Beat Match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57   

    “女王陛下,好久不见了。”说话的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语气很平淡,不
    过这点很奇怪,因为他对话的对象是精灵族的女王陛下,按理来说他最起码应该
    对女王陛下抱有一定的敬畏才对。
    “是有许久不见了,你应该知道我唤你来是为了什么。”女王陛下的声音说
    道。
    “……是为了那个艾博尔特,对吧?”
    艾博尔特就在你面前啊!
    “没错,你应该知道了我们之前战败的消息……他们几个的实力都已经达到
    了九阶,可是依然完全不是艾博尔特的对手。”
    “那么你找我来也没有什么意义,艾博尔特很明显已经达到了神阶,我虽然
    早就步入了半神阶,但是一直到现在也没能踏入那个领域……差距太大了。”
    半神阶?我心神一震,精灵族还有半神阶?我居然完全没有听说过。
    “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你的实力在目前的精灵族应该是最强的了,我们需
    要你的力量。”这话由艾博尔特说出来,总感觉说不出的滑稽。
    “女王陛下,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可还是精灵族一直通缉对象呢。”
    男人的声音变得有趣起来,“你不会忘了吧?你们追杀了我这么多年,现在
    要来找我借力量?我巴不得你们精灵族全灭。”
    通缉?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外面的男人不会是……
    “赛巴斯,你要知道,艾博尔特的目的不只是毁灭精灵族,而是毁灭这整颗
    星球,如果他成功了,那你也活不了!”
    果然,是那个赛巴斯!
    原暗精灵族的族长,因为修炼魔功走火入魔,犯下了滔天大罪,杀害奸掠无
    数而被精灵族通缉,想不到女王陛下居然找到了他……这大概还是整个朝堂讨论
    出的结果,看来他们还真是黔驴技穷了。
    我牙齿咬紧,恨不得冲出去给赛巴斯来上一刀。
    当初他走火入魔的那个晚上我也有印象,啊不,应该说是记忆深刻,因为在
    那天晚上,只有十岁的我亲眼目睹了那一幕——双眼通红的赛巴斯压在我母亲身
    上发泄的情景。
    和他合作?不可能的,如果不是现在被艾博尔特限制住了,我早就冲出去了。
    “不会让你白帮忙的。”女王陛下说。
    “哦?你能给我什么?钱?撤销通缉令?还是说陪我睡?哈哈哈。”
    “都可以。”
    “哈哈嘎……”赛巴斯大笑的声音戛然而止。
    女王陛下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重复了一遍,“都可以,无论是钱,撤销通缉
    令,还是陪你睡。”
    “你是认真的?”赛巴斯眯起了眼睛。
    “精灵族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就算是要我的命又能如何?”女王陛下用
    平淡的语气阐述着。
    住手啊,你丫的,这是女王陛下的样子啊!而且你是男的不是吗?为什么能
    够这么淡定的说出让人上你这样的话啊?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赛巴斯仰头狂笑,“有意思,太有意
    思了,你真的是当初那个高冷不可侵犯的精灵女王吗?为什么像个荡妇一样?”
    女王陛下依然是一副平淡的表情,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艾博尔特的演技我无话可说,简直就像是真的女王陛下一样。
    该死,还是动不了。
    我眼睛涨得通红,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我几乎都可以预料到了,难道当初那
    一幕又要再一次在我面前上演吗?怎么可以……
    我感觉一阵怒火攻心,可是却似乎有一股清流在我脑海里穿来穿去,让我大
    脑不停地冷静下来,无法晕过去——是艾博尔特在搞鬼。
    “行啊,那你先把自己衣服脱了,让我看看你的决心吧。”赛巴斯一副调侃
    的语气。
    女王陛下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把身上的衣服给缓缓脱了下来。
    女王陛下穿的是宫服,连衣长裙的款式,因此女王陛下只是在身后把拉链拉
    开就很容易地把衣服脱了下来,因为宫服的款式很保守,所以女王陛下在缓缓脱
    衣的时候先是露出了一对香肩,然后是被洁白内衣包裹的浑圆乳房,平坦的小腹,
    白皙修长的双腿,最后宫服就堆成一团聚在脚下,然后女王陛下迈腿走了出来,
    只着内衣内裤地站在了赛巴斯面前。
    “……”赛巴斯也没想到女王陛下这么干脆,再加上一瞬间的视觉冲击,直
    接就愣在了那里。
    这一瞬间,我仿佛感觉内心深处某种欲望被拨动了一下,自己憧憬的女王陛
    下的玉体被其他男人看着,我居然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兴奋。
    不可能,这不是我,这一定是……那张面具的问题,对,没错,是面具。
    “哈哈哈,那接下来……嗯,去床上,躺在那,扒开自己的腿,把你的屄给
    我看看。”赛巴斯一指那张大床,舔了舔嘴唇。
    女王陛下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抬步走向那张大床,那张我曾经只敢在深夜
    偷偷幻想的大床。
    由于角度问题,我只能从衣柜门缝里看见女王陛下的背影,女王陛下赤裸的
    后背看上去是那么洁白无瑕,浑圆挺翘的臀部以及修长的美腿,这正是我无数次
    夜里春梦中看到的场景啊。
    女王陛下走到了床前,然后缓缓抬起一条腿跪在了床上,然后手一撑就爬了
    上去,上床的姿势意外的少女。
    不对,这不是女王陛下,这是艾博尔特。
    女王陛下转过身来,不过是面朝大门口,赛巴斯还站在那边,然后用两只手
    扳开了自己的双腿。
    咖嚓,我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就算再怎么暗示自己那只是假的女王陛下,这也无可避免地在我内心深处造
    成了巨大的打击。
    我的视线刚好被女王陛下的一条腿挡住了,看不见梦寐以求的光景,不过赛
    巴斯肯定看的非常清楚,我甚至听见了他吞咽口水的声音。
    “把屁股翘高点,让我看仔细些。”赛巴斯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想要凑近
    些看。
    女王陛下闭着眼,貌似很屈辱地把腰往上拱了拱,把自己私处完全展现在了
    赛巴斯眼前。
    “可惜没带留影石,不然这般光景拍下来拿出去卖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
    赛巴斯啧啧着说,“看你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答应你好了——如果你能把我
    伺候舒服的话。”
    一边说着,赛巴斯一边开始解裤腰带,很快就掏出了他那已经半硬的黑粗肉
    棒。
    我呼吸一滞,当年那个晚上,我看见的光景里也有这根肉棒,它在母亲的小
    穴里不断地进出着,母亲的惨叫声和呻吟声几乎成了我的童年阴影,现在再一次
    看见它却是它将再一次插入我深爱的人的身体里。
    我剧烈地挣扎起来,可是身体依然连动一动都做不到,良久我才放弃了这无
    意义的举动。
    “先给我舔硬吧,虽然你刚刚的样子很骚,不过我见过更骚的,你这连让我
    兴奋都做不到。”赛巴斯挺着肉棒凑到了女王陛下面前。
    “舔?”女王陛下终于有反应了。
    “怎么?不愿意?”赛巴斯一副你敢说不就提裤子走人的表情,看上去是吃
    定女王陛下了。
    不会答应的吧?你可是艾博尔特啊!你是个男的啊!去舔别的男人的肉棒这
    种事情你也能做得出来?
    我心怀侥幸地想着,可是事与愿违,那个顶着女王陛下外貌的艾博尔特只是
    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的神色,然后居然缓缓伸出了手搭在了赛巴斯的大腿上。
    我呼吸一滞,只见女王陛下缓缓把头向赛巴斯的两腿之间靠去,我的角度刚
    好可以看见女王陛下的侧脸,她闭着眼睛,小嘴微张,那半硬的肉棒示威般点在
    了她的脸上,女王陛下似乎是不忍去看,依旧闭着眼睛,把脸转动了一下想要去
    找那肉棒,却被赛巴斯用手一拨给挡开了。
    “闭着眼睛算什么口交,把眼睛睁开。”赛巴斯冷笑着说,一只手扶着自己
    的肉棒在女王陛下的脸颊上轻轻抽打着,“给我看清楚你要舔的东西的样子。”
    女王陛下屈辱地睁开眼,愤恨地瞪了赛巴斯一眼,但还是听话地去仔细端详
    赛巴斯的肉棒——异常粗长的肉棒,加上是暗精灵的缘故,皮肤非常的黑,毛发
    也很旺盛,龟头非常的大,简直像是个蘑菇,女王陛下的小嘴大概吞进去一个龟
    头就得被塞满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表现的简直就像“真的女王陛下”一样,是为了演戏给我
    看吗?
    我试图在脑海里不断暗示自己那只是艾博尔特在和赛巴斯搞基,但是眼前的
    景象和某种神秘的力量却在不断给我灌输一种思想——这就是女王陛下在我的面
    前被赛巴斯羞辱。
    “你妈的怎么回事!?”我因为被艾博尔特控制着闭不了眼转不开头,所以
    只能一直盯着外面看,这让我感到非常“愤怒”的一幕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感觉体内正在发生某种变化,这让我感到恐慌。
    那边,女王陛下终于下定决心,再一次张口去含那粗大的肉棒,这一次赛巴
    斯没有挡也没有躲,在女王陛下刚张嘴碰到龟头的时候,赛巴斯一挺腰,把几乎
    半条肉棒给强行塞了进去,虽然是半硬状态,但是半条肉棒还是很长,女王陛下
    有一瞬间的反胃感觉,喉咙动了一下却没能把嘴里的东西给吐出来,因为赛巴斯
    伸手按住了女王陛下的后脑勺。
    女王陛下的表情变得十分痛苦,不过赛巴斯却是一脸享受,露在外面的半截
    肉棒开始慢慢变得更大,可以想象,女王陛下嘴里的部分也在变大……
    “唔,唔,咳咳咳……”终于,女王陛下强行一把把赛巴斯推开,吐出了已
    经顶到喉咙里去的肉棒,趴在床边上一阵干呕,吐出了大量的唾液和淫液混合物。
    “咬到我好几次,第一次深喉?还是说第一次口交?”赛巴斯倒也没生气被
    推开,反而在那很开心的样子,“女王陛下的处女小嘴还挺舒服的,不愧是王族
    血脉啊,也不知道下面是不是还是处女呢?”
    女王陛下没有理他,趴在那好不容易喘过了气,才爬起身,说:“要做就快
    点,如果拖太久被其他人发现了,我绝对会杀了你!”
    赛巴斯脸色微微一变,想起了自己身处何地,毕竟是精灵王宫,虽然以他的
    实力不惧任何人,但是这里可还有着那传说中的精灵王树呢。
    虽然精灵王树已经死了……但是赛巴斯可不知道。
    “行吧行吧,小骚货既然等不及了,那我也不拖着了,直接进入主题吧。”
    赛巴斯马上嘿嘿一笑,“去床上躺好。”
    女王陛下也松了口气,乖乖到床上躺好,四肢大开任人宰割般地躺在那。
    “不愧是王族啊。”赛巴斯又感叹了一句,“简直是完美的肉体,如果只能
    玩这么一次也太可惜了。”
    “你不要得寸进尺。”女王陛下冷冷地回应。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开始诞生“她越来越像真的女王陛下”的想法
    后,艾博尔特的演技愈加逼真了,我甚至开始怀疑“如果是真的女王陛下在这种
    情况下,大概也是这种反应”了。
    呵呵,真的女王陛下才不可能做这种事呢。
    “不要那么小气嘛,再说了,跟我做过的女人都会求着我再上她们的,你应
    该也不会例外。”赛巴斯非常自信。
    我呸,我妈就不会。
    “你不信?”赛巴斯见女王陛下一脸淡定的样子,笑了笑说:“等着吧,你
    马上就离不开这根肉棒了。”
    说完,赛巴斯那如同健美运动员般的黑亮肉体就爬上了床,毫不客气地压在
    了女王陛下身上,居然差不多把女王陛下整个身体都给遮住了,以我的角度已经
    只能看见女王陛下路在外边的四肢了。
    白皙的四肢和黑亮的肉体产生了鲜明的对比,给人一种强烈的“白菜被猪拱
    了”的既视感。
    “你……”女王陛下突然发出一声惊叫,但是很快声音就不堵住了,虽然看
    不见,但我大概也能猜到是在接吻。
    发生什么了?
    我诧异地看去,女王陛下的双腿绷得紧紧的,双脚踩在床垫上,其他部分却
    都是凌空的,会发生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因为全身肌肉都绷紧了,比如说……高潮
    了?
    怎么可能?这才多久?
    我的角度甚至都看不见是否插入了,但是就算刚才赛巴斯一趴上去就插入,
    这也才不到一分钟啊!
    “出,出去……”女王陛下虚弱的呻吟传出来。
    真的插入了!
    出乎我的意料,我居然都已经感觉不到太多的心疼了,好像从刚才身体内产
    生某种变化开始我就已经不再感觉到难受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我不愿意承认的
    “兴奋”。
    现在甚至已经只剩下兴奋的感觉了,不用想都知道这一定是艾博尔特搞的鬼,
    他这一边被干着居然还一边有空在这改造我的身体。
    “出去?为什么要出去?你不爽吗?”赛巴斯回答道,我可以看见他的双腿
    在床上撑了一下,屁股肌肉一缩,又把腰往里面挺了一点。
    “好,好痛……”女王陛下的声音带上了一点哭腔,“太深了……”
    “我可还没全插进去呢,你的阴道也太短了吧?不过,想不到我们的女王陛
    下居然都已经不是处女了呢。”赛巴斯玩味地说:“那么你的处女是被谁拿走了
    呢?我想想,莫非是哈尔特那个老家伙?那老家伙平常一脸正经的样子,但是想
    来也是个闷骚货。”
    “不是……”
    “哦?那还能是谁?”
    “是……是黄潇。”女王陛下突然说。
    是我?我怎么不知道是我?
    不过我很快想到了那天,艾博尔特“奸杀”了女王陛下之后,女王陛下的两
    腿之间是有血迹的,也就是说艾博尔特才是夺走女王陛下处女的人,而这肯定不
    能对赛巴斯说,所以艾博尔特把锅丢给了我。
    我这算不算喜当……嗯,处女终结者?虽然我自己都还是处男。
    “?”赛巴斯的表情一瞬间变得十分疑惑,然后很快就变成了一种奇怪的表
    情,看上去有些像是,嗯……被人强行喂了一团屎的表情。
    虽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但是我可以很确定赛巴斯现在的表情简直就像是
    在反胃一样。
    nmd ,“接了黄潇的盘”这个事实有让你这么恶心吗?我哪里得罪你了吗?
    “怎么了?”女王陛下也感觉赛巴斯有些不对劲。
    “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来我当初似乎还和黄潇……他妈有过一段交往呢。”
    赛巴斯的表情慢慢恢复,“那算了,我答应帮你们了,这件事就此作罢。”???
    不光是我,女王陛下或者说艾博尔特显然也有些不知所谓。
    为什么一听到女王陛下和我发生过关系,就直接算了啊?再说了,你都已经
    插入了好吗?
    我感觉刚才已经快要消失的愤怒的情绪因为赛巴斯带来的羞辱感又有了抬头
    的迹象,而且身体似乎……也能动了?
    咔啪,我一下没稳住,直接撞开柜子门滚了出去。
    抬起头,赛巴斯正一脸震惊地看着我,艾博尔特却是一脸看戏的表情。
    顺带一提,现在赛巴斯的肉棒都还插在女王陛下的身体里。
    “黄潇?你怎么在这?等等,你听我解释……”赛巴斯慌乱地开口。
    “我和你很熟吗?需要你给我解释?”我感觉怒火已经完全燃烧起来了,极
    端的愤怒带来的却是我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平静,我面无表情地爬起身,看着赛巴
    斯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人。
    他是半神阶,以我自身的实力想杀他是不可能的,那么果然就只有借助那张
    面具了。
    拿出面具,我缓缓将其盖在了我的脸上。
    熟悉的恶心感涌上心头,我强忍住这股恶心,世界仿佛再一次静止了,我又
    看见了那副女王陛下被艾博尔特强奸的画面。
    “Are you ready ?”
    “变身!”
    那身巨丑的铠甲又出现在了我的身上,不过这一次似乎有哪里不一样。
    “是腰带,我刚刚给你装备了腰带。”艾博尔特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抬头看去,虽然还是女王陛下的样子,但是声音已经换回了艾博尔特那沙
    哑的声音,此刻他已经把身上的赛巴斯给推到了一边,正缓步向我走来。
    世界仿佛真的静止了一般,赛巴斯还是一脸震惊的表情定在那,整个世界就
    只有我和艾博尔特能够行动。
    全身赤裸着的“女王陛下”走到了我的面前,抬手搭在了我的腰带上,我低
    头看去,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形状非常奇怪的腰带,在正前方是一个
    像是卡槽的东西,看上去好像可以往里插入什么东西,而且还是两个。
    “把这个插进去。”艾博尔特拿出两个形状有些奇怪的瓶子,一个黑的一个
    白的。
    他拿着白的瓶子在女王陛下的下体扫了一下,似乎是在往里接水,然后他手
    指一勾,那边赛巴斯的下体突然开始喷射,射出的精液往这边飞来灌入了黑色的
    瓶子里。
    完事之后,艾博尔特把两个瓶子盖拧好,递给了我。
    好脏啊我不想接……
    不过我还是接了过来,一手一个地握着。
    “瓶口朝下插入腰带,记得先插白的。”艾博尔特出声提醒,同时也一直盯
    着我看,似乎也很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呼出一口气,按照艾博尔特教的,把白色瓶子插入了腰带的其中一个卡槽。
    “莎莉亚!”几乎就在我插入的一瞬间,腰带上发出了一声非常大声的提示
    音,莎莉亚正是女王陛下的名字。
    我被吓了一跳,然后接着把另一个黑色的瓶子插到了另一个卡槽中。
    “赛巴斯!”
    “Best Match!”
    “黑暗的王族。夜晚扒灰者!”
    连续三声非常激昂的提示音,然后我就感觉腰带开始发热,两股热流顺着腰
    部直接传遍了全身。
    顺便周围还响起了奇怪的背景音乐。
    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在我身上亮起,然后我身上的铠甲就变了个样子——从纯
    绿色变成了黑白双色。
    几乎同一时间,一大堆信息出现在我脑海里,首当其冲的就是刚才女王陛下
    和赛巴斯交合的画面。
    怒火再一次燃起,加上身上涌出的强大的力量,我直接扑向了赛巴斯。
    就在我动弹的一瞬间,时间就开始了流动,赛巴斯先是一脸震惊的样子,然
    后很快反应过来向后退去。
    “自然之怒!”一个技能名字出现在我脑海里,然后我自然而然地就使了出
    来,一大片藤蔓出现在赛巴斯脚下,将他给缠住了。
    这是女王陛下的技能,只有王族精灵才能使用……为什么我也能用?
    难道是那个瓶子?
    “黑暗之刃!”又一个技能名出现在我脑海中,这是暗精灵传承中的一个技
    能,可我还没有学过,这莫非是赛巴斯的技能?
    那两个瓶子居然可以把里面装有的体液的主人的技能给强行学会!
    我直接用出了黑暗之刃,一道狭长的黑色刀光向赛巴斯斩去,在面具加成下,
    我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真正的神之领域,而无法躲避的半神阶赛巴斯要想硬抗这
    一招,是完全不可能的。
    直接腰斩。
    赛巴斯的上半截身子直接落在地上,不过半神阶的强大生命力让他一时半会
    死不了。
    “厉害,不愧是我最强的杰作,你现在的战斗力大概都已经到了3.0 了,有
    意思。”艾博尔特哈哈大笑,“如果你继续收集体液瓶罐的话,或许真有可能打
    败我也说不定吧。”
    我强忍住对他动手的冲动,既然他这么说,那么至少我现在还不会是他的对
    手。
    “我这还有九对空瓶,你拿去慢慢收集吧,记住,白色瓶罐装‘你喜欢的女
    人’的体液,黑色瓶罐装‘你讨厌的男人’的体液,喜欢的程度和讨厌的程度相
    同的一对就会凑成完美匹配,不过要想成功匹配的话,必须得让那两个人在你面
    前做一次才行呢。”艾博尔特眯起双眼,“就像‘我’和这位,你。的。父。亲,
    一样。”
    嗯?
    我愣了一下。
    “你,你不是精灵女王……你是谁?”垂死的赛巴斯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艾
    博尔特。
    “是啊,我是谁呢?”艾博尔特一副非常愉悦的样子,“我说我是你的儿媳
    妇,你信么?”
    “噗……”赛巴斯吐出一口血,转头看向我:“黄……潇,快走,这个人,
    很危险……回去帮我和你妈说一声……对不起……”
    嗯?嗯嗯嗯?
    我的大脑都陷入了宕机状态,完全无法理解现在的状况。
    我爹,不是那个酒鬼吗?
    “走!”赛巴斯大吼一声,半截身子居然弹了起来,向艾博尔特扑去。
    艾博尔特皱了皱鼻头,说道:“令人作呕的父子情深。”
    然后一弹指。
    赛巴斯的身体一瞬间化成了飞灰,消失不见了。
    “嘛,事情就是这样啦,话说我这算不算抢你人头?亲手弑父这种事情好像
    挺有意思的,抱歉啊,下次再还你一个吧,如果你还有的话,哈哈哈……”
    (假面骑士最高危职业:主角他爹。)
    (未完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