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手转星移】重修版69闷绝的淫狱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0:29   

                 六十九、闷绝的淫狱
      江美珍颤颤地走进这间幽暗的房子,定睛一看,惊叫一声,转身扯着安澜的
    裤管跪下,哭道:「求求你,饶了丹丹吧!求求你……」
      房间并不算太大,也就四五十方的样子,却围着十几个男人,有的坐在屋角
    的沙发上喝茶聊天,有的翘着二郎腿看着电视,有的倒在另一端的床上蒙头大睡。
    地上东倒西歪地堆了很多空酒瓶,房间里弥漫着恶心的酒味中,还混杂着一些其
    他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味道。
      而她那让母亲无限光荣过的女儿,象猪一般给四马攒蹄捆得严严实实,双手
    双脚捆在一块,象一头待宰的牲口似的吊在房间中央的铁架上。她曾经光洁雪白
    的肌肤遍布着皮鞭留下的伤痕,密密麻麻的纵横交错,触目惊心。她双腿间插着
    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似是什么东西的手柄,正嗡嗡叫着摇头晃脑。江美珍看到的
    第一眼,便是那东西猛的一震,杨丹从胸中发出一声凄绝的嘶鸣,身体疯狂地抖
    动起来,从下体喷出的尿液足有三四米远。
      而她的嘶鸣很快就被从中截断。杨丹倒垂着的脑袋早就因为充血变得紫红,
    痛苦微张着的小嘴被一根肉棒没根插入。江美珍正好看到那根又粗又长的大家伙,
    是如何一捅到底,完全没入女儿的口腔里的。那男人的下体已经完全挤到杨丹的
    脸上,没有一丝间隙,至少整个龟头肯定都已经侵入杨丹的食道了。
      杨丹喉咙不停地蠕动着,吼吼乱叫,两腮鼓起似在努力捕捉着新鲜空气,她
    的脑袋痛苦地扭着,但被男人有力的手掌牢牢控制住,只剩下几乎倒垂到地面的
    长发散乱地飘荡。
      安澜一把推开江美珍,盯着杨丹颤抖的肉体,发出一声冷笑。
      房间里散发着一股莫名的酸臭味,安澜捏着鼻子捂着肚子缓缓走近。在她的
    脚边,是江美珍几乎是跪着膝行的步伐,紧紧跟在她的身后,苦苦哀求着。
      「大鸡,你继续你的。」安澜向正喉奸着杨丹的男人说。那家伙一见安澜走
    近,有点不好意思地停下他的节奏,肉棒从杨丹口里退出。垂在他下体那家伙超
    长的尺寸,看得江美珍心中一颤。而她的女儿,仿佛不知道母亲已经来到身边,
    倒垂着的脸蛋翻着白眼,口里还在哼哼唧唧,身体时不时搐动一下。江美珍心疼
    之极,女儿看来已经给折磨得失神了。
      「喔!」那叫大鸡的家伙应一声,扶起杨丹的脑袋,肉棒再一次插入她的口
    中。在大嫂面前赤身裸体,他还不怎么习惯,尤其是这女人虽然美艳,却连一点
    非分之想都不可以有,还得在她面前玩别的女人,实在有点尴尬。
      「还挺精神的嘛!」看到杨丹又一次被深喉插入,身体乱蹦的样子,安澜嘴
    角一翘,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在杨丹手臂上轻轻划过,来到她的胸前,突然
    捏着她一只乳头,死命一揪,将那只小奶头几乎捏成薄饼。
      杨丹腰板猛的一挺,被堵住的喉咙里硬生生挤出一声尖厉的哀鸣,屁股抖了
    两抖,一股尿液猛的又从她下体喷出,滴滴嗒嗒地泼在早已经湿透的地面上。
      看到女儿被这么虐待,江美珍心碎难忍。杨丹遍体的伤痕告诉她,女儿这些
    天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可安澜不仅没有一丝怜悯,反而故意在她的面前继续虐
    待她。江美珍知道哀求没有用,但此时此刻,她还能做什么呢?之前壮了好大的
    胆子,才由杨彤出面恳求安澜来看望杨丹。虽然知道大女儿日子不好过,只是怎
    么想到安澜会故意虐待杨丹给她看呢?
      「安澜姐……」江美珍轻声叫着,小心地拉一下安澜的裤管。
      「你们害死阿根的时候,就没有想过今天吗?」安澜回头对着江美珍冷冷一
    笑,「放心,我不会让她死的!我要让她好好地活着!」说到「好好的」三字时,
    安澜拖了个长音,反手一扇,手掌在杨丹乳房上清脆一拍,娇嫩的乳房左右摇曳,
    杨丹被堵住的口里发出一声闷哼。
      江美珍不由打了个冷战,安澜语气中的怨恨没有一点掩饰,她的脸上虽然带
    着「笑容」,但这「笑容」看上去却是如此冷酷,她看着杨丹的眼神,就如时刻
    会喷射出怒火。江美珍捂着心口,身体软了下去,屁股坐到小腿上,怔怔看着大
    鸡超长的肉棒残忍地在女儿的喉咙里做着活塞运动,每一下都似乎要捅破她的食
    管,从女儿口腔里带出的液体,很快就糊满了她美丽可爱的脸蛋。
      「这贱货今天可撒了不少尿……」安澜瞥一眼湿漉漉的地面,手掌轻轻抚摸
    到杨丹的肚子上。江美珍这才发现,女儿的小腹微微鼓起。难道……她怀了不知
    道哪个恶人的孽种?那他们还这么折磨她?
      「嘿嘿!今天她喝下去的水,够她平时喝一个月了!」大鸡笑着,肉棒稍为
    退出杨丹的喉咙,让她就这么含着,手掌在杨丹肚皮了拍打着,突然在她下腹用
    力一按,杨丹尖叫一声,四肢乱颤,但下体却仍然是听话又喷了一滩尿出来。
      「臭死了!一会再让她拉!」安澜捏着鼻子道,转头看看江美珍,突然换了
    一副笑脸,「杨妈妈,你知道你女儿喝的是什么吗?」
      江美珍颤颤摇了摇头。
      「告诉你老妈!」安澜说。大鸡当即拧着杨丹的脑袋,将她的脸转向江美珍。
      「妈……妈妈……」杨丹迷离的眼神终于落在母亲身上,终于意识到妈妈来
    了,鼻子一酸,原本无力的轻泣渐成放声大哭,「妈妈……妈妈呀……哇……」
    那哭声从胸中直冲而出,便如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渴求着妈妈的安慰爱抚。
      「丹丹……」江美珍泪眼以对。此时此刻,她是多么想冲上前去,紧紧搂抱
    住女儿,抚慰女儿的伤痛。可是,给安澜冷冷的眼神一瞪,伸出的手停在半空,
    迈出半步的膝盖收了回去。
      大鸡瞄了江美珍一眼,这老娘们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果然风韵尤存。早就听
    说阿根把他性感的丈母娘收伏在胯下,一直羡慕不已,可怜上次雄哥操这老骚货
    那天自己刚好不在。而现在看这情势,安澜姐故意在她面前凌辱杨丹,恐怕也会
    叫我们搞这老娘们吧?瞄着江美珍因为身体颤动而抖了一抖的胸部,肉棒更硬了,
    掐着杨丹的脖子,粗大的肉棒再一次顶入她的喉咙里。
      「真是的!」安澜不悦道,「这小贱货还没答我话呢!」可一看到杨丹被肉
    棒堵住气管而几乎窒息的抽搐样子,也就随大鸡去了。
      可大鸡哪敢不听安澜的话,肉棒在杨丹嘴里爽了一下,便又抽出了出来,拧
    着她的脸朝向她妈妈,说道:「告诉你老妈,喝的什么?」
      被折磨得有点失神的杨丹此刻哪里顾得上答话,倒垂着的脑袋不停地咳着,
    从她口里咳出的胃液和口水糊在人中上,倒流进她的鼻孔,引致了她新一轮的咳
    嗽。
      突然,电视机的音量猛的升高,传来一句激动的叫声:「本周冠军歌曲:丹
    璐少女《好好爱自己》!」晕晕噩噩的杨丹一听,脆弱的神经似乎被撞了一下,
    身体一颤,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
      安澜一扯杨丹的头发,迫使她扭头望向电视,冷笑道:「你这作死的贱货!
    好好的歌星不做,自寻死路!」手掌「啪」一声,狠狠扇在杨丹脸上。
      电视中,正播着《好好爱自己》的MV,正在苦难中挣扎的杨丹看到了曾经
    光鲜靓丽的自己,正深情地引吭高歌。那,是最美丽最动人的杨丹。但,已经不
    属于她自己了。
      自从杨丹宣布「病休」,丹璐少女组合虽然不再露面没再宣传,但她们歌曲
    的点播率反而直线上升。首当其冲的,就是正在打榜并且已经冲到排行榜次席位
    置的《好好爱自己》。杨丹和章璐凝都没有想到,当她们羡慕地看着凌云婷的
    《混沌》连续雄居榜首的时候,没想到将《混沌》拉下马的,会是她们自己的歌。
      而现在,搭档章璐凝还可以在耀眼的舞台继续展现着光彩,可她杨丹,却只
    能在这个幽暗的房子里,承受着日以继夜的无尽奸淫凌辱……几滴泪水,从杨丹
    的眼角缓缓垂下。
      「这小贱货肚子里的水拉得差不多了吧?谁再喂她喝几口?」安澜看着杨丹
    哭泣的脸,冷笑道。
      「我来!他妈的今天啤酒喝多了……」正倚着沙发靠背看电视的一个家伙将
    手里的啤酒罐一抛,咬着烟懒洋洋地站了起来。
      江美珍的眼光随着他移动,没见他去拿什么盛水的东西来灌女儿喝水,却径
    直走到大鸡身边,拉下裤子露出阳具。大鸡自然往旁让出位置,那人拍拍杨丹的
    脸,叫道:「喝水了,大明星!」胯下那根家伙对准她的脸,。
      江美珍好象明白了什么,心中一揪,眼睁睁看着女儿望向自己的脸被拧了回
    去,瞥了一眼垂在脸上的东西,凄然闭上眼睛,张开嘴巴。
      但杨丹嘴里迎接到的,首先却是烟灰。那家伙的烟头在杨丹唇间弹了一弹,
    半截烟灰带着火光落到她的口腔里,没等杨丹作出反应,将烟头猛的按在她娇嫩
    的乳肉上挤熄,杨丹「啊」的一声凄厉痛叫,身体一震,满口烟灰喷出。随着烟
    头掉落,乳房上烫出一个泡。
      但烟灰终归是喷不高的,从男人下体射出的尿液,将烟灰冲回杨丹的口腔里。
    随即,尿柱对准她的鼻孔,滴滴嗒嗒射向她的倒垂着的脸。杨丹一呛,一声猛咳,
    还没回过气来,却立即被才射入她口中的小便又猛呛了一下。这一下猝不及防,
    满口腥臭液体喷出,反而淋了正在撒尿的阳具上。
      大鸡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这种「反弹」可算是前所未有。那家伙大怒,
    给同伴这么取笑实在太没面子,一把掐住杨丹的脖子,另一手向她脸上狠狠一扇,
    正口喷尿液的杨丹「嘤」的一声,脑袋给扇到一旁,从口里喷出的臭尿洒了遍地。
    杨丹被勒住的脖子瞬间窒息,眼睛凸出,檀口大张,那家伙的一声,还没撒完的
    尿柱再次对着她的嘴里射去。
      「现在知道她喝的是什么了吧?」安澜揪着江美珍的头发,迫使她朝向自己,
    笑道,「这些兄弟们已经好几天没用过马桶了,哈哈!有个这么漂亮的人肉尿壶,
    大家这几天的尿还真特别多呢!」事实上,这帮家伙不仅尿多,就连出外办事的,
    可以的话都把尿憋着回来。毕竟,把尿撒进唱出动人歌声的美女歌星嘴里,不是
    经常能有的刺激体验。
      江美珍只想放声大哭,她漂亮可爱的女儿,怎么可以被这样子糟蹋?她多么
    希望现在就可以抱着女儿回家,跟平常人家一样共享天伦之乐。可是现在,这么
    简单的愿望,对于她和她的女儿来说,却是无法企及的奢望。
      又有几个男人围了上来,杨丹面前又多了几线尿柱,勒着脖子的手一松,她
    还来不及喘气,就被淋了个满头满脸,却还得乖乖地张大嘴巴,迎接着这些腥臭
    液体填满自己的口腔。
      本来一直笑咪咪的安澜嗅到臭味,胸中立刻翻滚起来,呕吐感大盛。这些天
    她的妊娠反应本来就很严重,受不得一点影响。「整天玩这小贱货,你们也腻了
    吧?这个老贱货今天就归你们随便搞了,别给我搞死就行!」安澜示威般地朝着
    杨丹嫣然一笑,揪着江美珍的头发朝向杨丹的屁股,往地上一掼,不理杨丹求饶
    的哀叫,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捂着肚子走了。
      安澜一走,现场的男人们最后一点拘谨也没有了,既然杨丹的老妈自行前来
    送屄,大家也都不客气地围了上来。
      杨丹痛苦地扭着屁股,一阵尿雨过后,完全湿透的长发垂到地面上,划出一
    道道水痕。她拧着头探寻着屁股后面的妈妈,可被绑成这个样子,却哪里看得到?
    眼看着这群凌虐了自己好几天的男人绕过自己的身子,便要去淫辱妈妈,杨丹满
    嘴臭气哭着哀求。即使她心里明白这只是徒劳,安澜故意叫他们侮辱妈妈,无非
    就是要让她更加痛苦。
      「有老妈加入,今天的节目得比前几天精彩呀!」最后走近的男人嘿嘿笑着,
    手里还拿着一台小型摄像机,正将镜头朝向杨丹捆绑着的裸体。杨丹流着泪摇着
    头,自己被淫虐的录像已经被录得太多了,但现在,却不得不绝望地看着那镜头
    缓缓转向妈妈的方向。
      江美珍缩着身体,怔怔地扫视着缓缓围上来的男人们,对于摄像机,她还没
    这么敏感。她只看着这些人从女儿身边走过,还不忘捏捏她的乳房,拍拍她的屁
    股。而杨丹晃荡在空中的身体也时不时抽搐一下,捆在一块的四肢猛烈乱扯起来。
    江美珍于是注意到,插在女儿阴部那根东西下面,还藏着另一件浅绿色的东西,
    正盖在女儿肛门部位上。被阿根凌辱了大半年的江美珍马上认出,那是一个肛门
    塞!可怜的丹丹,不仅阴户里被塞了东西,肛门里也没空着……
      「该享用一下我们杨大明星的身体了……」大鸡解下绑在杨丹腰间的带子,
    将插在她阴户里的那根东西拔了出来,随着杨丹屁股一抖,一股爱液「噗」一声
    从她阴道里喷出。江美珍这才知道,那是一根金属材质的圆棍,圆溜溜的棒身上
    面早就沾满了油亮油亮的液体。那是……女儿流出来的……
      「嘴张开!」大鸡将那物事在江美珍眼前晃一晃,等江美珍怯怯分开双唇,
    那东西便即塞入她的嘴里,压住她的舌头,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悄悄按下
    手柄上的一个按钮。
      还没等江美珍的味觉感受到女儿体液的味道,嘴里突然一阵剧烈的麻痛,身
    体猛的一震,双眼圆睁,尖叫一声,双手急忙去推大鸡握着那东西的手。那是电!
    丹丹……丹丹刚才一直被这东西电着那个地方……江美珍哀嚎着,但脑袋被紧紧
    扳住,双手被另一个人拧到背后捆住,那根带电的金属棒,径直捅入她的喉咙。
      「啊啊……不要!」杨丹疯狂地摇着头,刚刚还半死不活的身体仿佛瞬间注
    入了力量,尖叫道,「不要!求求你大鸡哥,饶了我妈妈……我错了,电我吧!
    求你了大鸡哥……我妈身体不好,不能……」可大鸡面上正露着残忍的淫笑,哪
    里理她。
      「嗬嗬嗬……」江美珍全身不停地乱抖,被扳着仰头的脑袋剧烈地摇动,双
    眼很快就翻白了。电流让她的舌头几乎完全麻木了,触电的感觉从嗓子眼顺着食
    管直抵五脏六腑,她感觉自己的内脏似乎已经被电击得粉碎,跪在地上的双膝已
    经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全身一软,从男人的控制中滑了下去,整个人瘫在满是
    女儿排泄物的地上。那根电棍虽然已经离开了她的口腔,但江美珍犹自在地上不
    停地抽搐。
      「扭什么扭?」大鸡揪着她的头发,将她上半身拉高,挺着肉棒在她的嘴边
    敲着,「来,好好舔一舔,大鸡哥要去操你的明星女儿了!」不管江美珍还没有
    定住神,身体还时不时抽一下,肉棒顶开她的嘴唇,便往她口里插进。
      江美珍木然含住,听凭大鸡的肉棒在自己口里抽插,失神的双眼呆呆望向女
    儿。那边,女儿屁眼里的肛门塞也被拨了下来,听得杨丹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呻
    吟,从她的肛门,拉出一截粉红色的物事来,圆圆的、粗粗的,似乎比插在自己
    口腔里这大鸡的肉棒还要粗一点。
      江美珍当然不陌生,那是专门用来欺负女人的假阳具,不仅阿根经常拿这种
    东西来玩弄自己和彤彤,最近被王枫他们淫辱时,这东西更加没少用。只是,这
    么粗,整根插进的是丹丹的肛门里?江美珍心中颤抖着,神志安定了不少。
      可不仅仅是粗,从杨丹肛门里拉出的这根东西,摇摇晃晃地越拉越长,看上
    去质地相当柔软,从象兔子尾巴般的一小团,拉成猫尾巴似的一长条,垂在杨丹
    的屁股下面。
      大鸡哈哈大笑:「杨大明星长尾巴了耶!」肉棒从江美珍口里抽出,转身直
    接捅入杨丹的肉洞里。正处于「排便」状态的杨丹阴户正用力收缩,给他突然插
    入,闷叫一声,屁股一松,那根东西脱「股」而出,「啪」一声掉到地上。江美
    珍一看,不由打了个冷战,那假阳具不仅粗,长度完全超出她想象的承受力,足
    有半米长,掉在地上之后还扭了一扭,才弯曲成一个S型瘫在地上的尿滩里。
      这么长……江美珍眼泪滚滚而下,刚才它一定已经顶进丹丹的肚子里了,她
    的肚子里还给这帮混蛋灌满了尿!她可爱的女儿,这些天就一直受着这样的折磨
    吗?江美珍心痛欲裂,眼睁睁地看着大鸡的巨大肉棒毫不怜惜地深深顶入女儿阴
    户,恐怕已经顶到子宫了……女儿口里不停地痛叫着,可她的痛叫声,一会被插
    入的各种肉棒堵住,一会又被突如其来的尿柱隔断。
      「丹丹……」江美珍无助地哀叫着。她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开,胸罩丢
    到尿滩里,丰满的双乳正被左右来自不同男人的两只手掌大力揉搓着,裙子和短
    裤都被拉脱到膝边,圆滚滚的屁股也被乱捏乱拍着,一根手指已经勾进她的肛门
    里还往上提,迫使可怜的女人翘起屁股,以更顺手的姿势供他们淫玩。
      杨丹轻轻呻吟着,堵塞了她阴户和肛门大半天的东西终于取了下去,与被电
    击阴道、长棍破肛相比,大鸡的肉棒虽然大,但此刻的被奸淫,却是今天自己身
    体最不难受的一刻了。无论如何,这总是正常的性爱。
      只是妈妈……可怜的妈妈,你过来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这伙是什么样的人
    渣吗?泪眼看着妈妈几乎被剥光的身体被压到地板上,一根高昂的肉棒已经进入
    了她的身体。妈妈只是呜呜叫着,被另一根肉棒堵住的小嘴再也发不出完整的声
    音。
      大鸡操了杨丹一会,肉棒又转入她的肛门。刚刚被粗长假阳具撑开了好几个
    小时的肛洞,毫无困难地被他一枪没根刺穿。
      大鸡一边操着她的肛门,一边挖着她的阴户,时不时又用手掌按了按她微微
    鼓起的小腹。今天杨大明星除了尿,他们的洗手水、洗脚水也喝了不少,上午他
    甚至直接拉来水龙管往她的口里灌水,她的膀胱今天不停地吸纳和排放,应该已
    经忙瘫了。此刻,无论他插杨丹和阴户还是肛门,她都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一
    按她小腹,被操得半死不活的杨丹叫声最为响亮。
      「又要撒尿了?」大鸡笑着问杨丹,看到她喘息着含羞点一下头,肉棒离开
    她的身体,却突然拿出一个长条型的橡胶塞子,在她眼前一亮。杨丹呜咽一声,
    摇了摇头,可大鸡自然不理她,拨开她的阴唇,找到她阴户上面那个小肉孔,小
    塞子不由分说,插了进去。
      「啊啊啊……」杨丹疼得双足乱蹬,可她的双足却是跟双手捆在一起吊着,
    乱蹬的结果是身体上下剧烈地摆动起来,刚刚塞入一半的尿道塞拿持不稳,从大
    鸡手里掉下。
      「他妈的!」大鸡怒喝一声,也不去捡那塞子,手掌用力在杨丹阴部一拍,
    在她的哀嚎声中,伸出小指顶住她的尿道口,使劲钻进去。
      「好疼……啊……不要……」杨丹尖声嘶叫着,但这回挣扎也没有用,身体
    被围上来的三个人按住,屁股空自一挺一挺抽搐着,今天因为持续的大量喷尿而
    大为扩张的尿道,就这样在她尖厉的惨叫声中,被大鸡的手指完全插入。
      「从现在起,你什么时候撒尿,得由我们说了算!」大鸡手指也开始做起活
    塞运动,残忍地看着杨丹疼得死去活来,挺起肉棒重新进入她的阴户。剧痛中的
    女孩全身肌肉紧绷,刚刚因为被电击而似乎缺点活力的肉壁,此刻紧紧箍住大鸡
    的肉棒。「我操!比处女还紧!」他兴奋地叫着。
      「屁眼应该也很爽!」另一个人挤了上来。大鸡侧着身子让了让位置,将杨
    丹的身体稍为翻向一旁,让那人的肉棒可以侵入她的肛门。
      杨丹只是大声惨叫,身体剧烈地挣扎起来,但她被捆做一团的虚弱身躯为了
    方便两根肉棒的运动,还被扳着扭成一个奇异的曲线,根本躲避不了男人们毫不
    怜悯的摧残,捆在一起的双手双足空自将绳索铁链扯得铛铛作响。她的下体痛得
    不住抽搐,阴户和肛门疯狂地收缩着,带给正在强奸她的两个男人的,反而是正
    常享用不到的快感。
      江美珍费了好大功夫,才明白女儿突然强烈叫痛的原因。看着两根大肉棒粗
    暴地冲击着女儿的身体,那根捅入她尿道的手指还不停地转着挖着,江美珍的眼
    泪横迸而出。「求求你,她会死的……」她身体一哆嗦,哭着哀求。可话没说完,
    两腮被一只手掌捏住,又一根肉棒突入她的口腔,打断了她的声音。
      「屁眼快把我鸡巴夹断了……」正强奸着杨丹肛门的家伙喘着气说。这侧着
    身体的性交姿势本就别扭,给杨丹屁眼这么强烈地夹着,肉棒都有点抽插不动了。
      「那你先让一下……」大鸡挤一下那家伙的身体,将他挤了开去,「我先来
    个爽的……」姿势一顺畅,肉棒顶入杨丹阴道深处停住,算是固定住她的身体,
    插在她尿道的小指猛的抽出,没等杨丹喘过气来,换了更粗的中指粗暴地硬生生
    捅入,在杨丹又一轮震天响的惨叫声中,整根中指完全进入已经扩张得变形的尿
    道。
      摄像机几乎将镜头都移到杨丹的下体,忠实记录下杨大歌星的尿道开发过程。
    不过更抢镜的,可能是她刚刚被大肉棒插过后急促收缩成一个小洞的肛门,那朵
    受伤的小菊花正在剧痛中突突蠕动着。而中指完成侵入过程的大鸡,整个手掌都
    捂在杨丹的阴阜上,肉棒开始猛烈地冲刺起来。
      杨丹时不时岔了气的惨叫声,是录像最好的场外音。镜头也在大鸡一阵狂野
    地抽插之后,转向一旁正驱赶着爬近的江美珍。可怜的母亲一边被奸淫着,一边
    还被另一个男人扯着头发、双膝跪地艰难地挪近,好近距离观看她女儿被大鸡巴
    内射后倒流出精液的阴户。
      浓热的奶白色液体流过被摩擦得泛红的阴唇,渗入杨丹还在抽搐的肛门,被
    那颤抖着收缩不停的小肉洞一吸,似乎被吸了两滴进去似的。肉棒已经爽过的大
    鸡瞄一下江美珍靠近的脸庞,中指猛的抽出,翻掌在杨丹小腹上一按,已经疼得
    有点失神的杨丹大声尖叫,一股浅黄中带几点血红色的水柱从她下体猛冲而出,
    正正喷在她妈妈猝不及防的脸上。
      「精彩!」那「摄影师」专注地看着小显示屏上的画面,由衷喝着采。从女
    儿下体喷出尿柱,拍打在妈妈的脸上,冲刷着她的鼻孔,窜入她刚刚还来不及合
    上的嘴唇间……
      杨丹被捆在架上的身体终于被解了下来,被一个男人抱着,膝弯被夹住两边
    分开,将她还在疼痛中抽搐着的下体暴露在镜头之下。而她流着精液的阴户前面,
    便是被同样姿势抱住的妈妈的阴户,同样流出着新鲜的精液。
      「听说女人这儿也可以操的?不过现在看好象还不行耶!」大鸡意犹未尽地
    抹着杨丹的尿道口。刚刚捅入中指好象就很极限了,这小美女已经流血了,疼得
    死去活来。又伸手抹着江美珍的尿道口,这害怕得直打冷战的美熟妇,那个小孔
    看起来比她女儿更窄。
      「你那家伙有点大,换小牙签说不定可以……」有人笑道,转头对旁边一个
    瘦弱少年说,「有机会给杨大歌星的尿道开苞耶,兴不兴奋?」
      那少年伸着舌头点着头,对被嘲鸡巴小并似乎并不为意,看来已经习惯了。
    可江美珍已经泣不成声了,「牙签」那根东西虽然看起来是比较细长,但比起尿
    道,还是粗了好多倍呀……杨丹已经颤抖到说不出话了,口里只是含糊地呜咽着,
      大鸡两只手分别摸着母女俩的阴户,并不急于给杨丹的尿道开苞,只是用手
    轻轻拍打着她们的阴唇,听着母女都发出低低的呻吟声,手指又伸进她们肉洞里
    挖了一挖,评价道:「杨大明星的屄还没你老妈敏感喔,给电傻了吧?」
      杨丹这些天确实被轮奸到有点麻木了,阴道里即使没有男人肉棒的时候,也
    经常被插入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可是,当现在她的阴户被按到妈妈的阴唇上,
    并开始被抬着身体磨着时,却是另一种羞耻的感觉。她跟妈妈……最羞羞的部位,
    正碰在一起……杨丹低哼着,咬唇将脸扭到一旁。她不想让妈妈感到,更不想让
    这帮恶人感到,她的阴部正酸酸痒痒的,虽然羞耻,但其实好舒服。
      江美珍也不是第一次跟女儿磨豆腐了,只不过之前是在阿根面前跟小女儿杨
    彤磨,现在却在一大群陌生的男人面前,用阴户亲密感受明星大女儿阴唇的触感。
      在摄像机记录下这淫秽的瞬间后,悲痛的母女俩又迎来新一轮的轮奸。
      「我要好好爱自己,又何苦苦苦想你……」电视中又一次播出丹璐少女的新
    任冠军歌《好好爱自己》,但听在杨丹耳里已经心无波澜了。她的心中现只在痛
    苦地抽搐,揪得紧紧的,妈妈那饱遭摧残的下体,又一次就在她的眼前,被一根
    又一根的大肉棒轮番插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要好好爱自己,又何苦苦苦想你。命运不许长相依,含笑挥手就此永别
    离。」同样的歌声,此刻飘到林昭娴的耳中,又是另一番感受。
      这是杨丹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光荣和美好了……林昭娴想。她明白,这将是
    丹璐少女最后一首打榜歌曲。榜首,也许是留给杨丹最好的安慰吧!虽然林昭娴
    不清楚杨丹的情况,但很明显,她正在无边的黑暗中。跟杨丹相比,自己现在的
    遭遇算是十分的优待了。
      只不过将她性感的胴体去换取李冠雄的人脉和经费而已……
      林昭娴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缓缓解开自己的胸罩。
      这个男人她认识,是文化局局长。她还当红的时候,不知道跟这些达官贵人
    献过多少笑。只不过,现在她要献身。
      局长大人是她的忠实粉丝,林昭娴记得很清楚。曾经在一个饭局上,他对自
    己出道以来所有的专辑曲目倒背如流,声称她林昭娴小姐是他唯一推崇的偶像!
      她当时优雅地敬了他一杯红酒,客套着感谢他的支持和鼓励。而现在,她在
    他的面前,没有任何优雅的尊严可言,有的只剩下她这身下贱的肉体。她没想到
    的是,这次的卖身给李冠雄换来的不是金钱,而是比现金可能更为重要的东西。
    他的那一堆被查封的娱乐场所,在官司前途难料的情况下,现在急需很多主管部
    门的支持。
      林昭娴脸上堆着僵硬的笑容,将刚刚除下的内裤和胸罩折好放在椅子上,一
    丝不挂地走近他的身边,蹲了下去,伸手便去解他的裤带。
      「啪!」猝不及防的一记耳光,打得林昭娴耳膜嗡嗡作响。过气的女歌星捂
    着脸,眼眶泛红诧异地望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会挨打。他不是忠实
    的粉丝吗?
      「贱人!」局长大人怒道,「曾经我以为,娱乐圈就算再肮脏,也一定会有
    出污泥而不染的那朵白莲花,那就是林昭娴!可是,原来……嘿嘿!林昭娴,也
    是个要钱不要脸的贱婊子!」对于理想中的偶像就这样在眼前幻灭,局长怒火中
    烧,
      「我……」林昭娴不知道如何自辩,而事实上她也并不打算作任何辩解。她
    本就只想简单地供随便哪个男人淫玩一番,完成今天的任务而已……什么出污泥
    不染?早就是个笑话!
      可是局长大人怒气未消,揪着林昭娴的头发将她的脸按在床上,伸手拍着她
    站在床下高翘着的圆滚滚屁股,骂道:「贱货!贱货!你就不能给这世界留下一
    点纯洁的梦想吗?你这装清高的烂婊子!没男人操你屄很痒吗?」
      「我是贱货……」林昭娴任他发泄,冷漠地回应,「赵局长,操我吧!我是
    贱货!」即使心中满是苦水,但难道向这种人倾诉?就让他当林昭娴是个贱货吧!
    明明早就是个贱货了……
      赵局长一边脱着衣服,一边喝令林昭娴双手抱在颈后,扬着脸将下巴顶在床
    褥上,站在床下的双腿分开,他的双手按在林昭娴翘得比腰还高半截的屁股上,
    挺着肉棒在林昭娴阴唇上抹两抹,也不做任何前戏,直接进入曾经偶像的体内。
      「便看世界花花草草,青翠过后迎风飘摇,谁及我浪潮之中也愿再领风骚!」
    赵局长一边抽送着肉棒,一边用他五音不全的声线哼着林昭娴的代表作之一《红
    粉女郎》。唱了几句,手掌又猛击林昭娴的臀肉,喝道,「你这风骚的婊子,唱!」
      「岁月荏苒且看今朝……喔喔……当年情怀未变分毫啊……谁曾说红颜易老?
    谁不怜青春年少……喔……」林昭娴一边挨操一边唱着,久未练歌的她在此刻唱
    出她对这首歌最烂的一次演绎。正在她未经润滑的阴户里冲刺着的肉棒,明显正
    带着十足的怨气,扯得她的肉壁隐隐作疼。
      这个晚上,赵局长生猛异常,翻来覆去在林昭娴身上发泄了四五次,尝遍了
    她身上每一处温柔。而林昭娴也第一次在跟同一个人的一次性爱中,摆出过如此
    之多的被插姿势……
      更让她难忘的是,她在被奸淫的同时,还不停地唱着她的一首首经典金曲,
    前前后后唱了足足好几十首,相当于开了一场大型的演唱会。赵局长就象一台人
    肉点歌机,从她的第一张专辑开始,依序要求林昭娴唱出他想听的每一首歌,在
    美丽女歌星性感胴体的颤抖中,独享着属于他一个人的演唱会,也帮助着林昭娴
    回顾了她辉煌的整个歌坛生涯。
      「他这是干什么?」已经精疲力竭、粉汗淋漓的林昭娴心中疑惑。这样一边
    被奸淫一边演唱着得意名曲,不仅仅对她的体力是极大的考验,更是对她歌坛成
    就深深的侮辱。
      赵局长的肉棒用力地捣弄着林昭娴的阴户,面色狰狞地看着她抱着自己大腿
    分开,脸蛋仰起对着自己唱歌的淫贱模样。当他的手指试探着挤开林昭娴的肛门
    时,发现这个外表高贵典雅的女歌星,屁眼早就被开发得相当敏感,他更怒了。
      「贱货!屁眼也很喜欢被操是吗?」赵局长的肉棒并不太费劲就进入了林昭
    娴的肛门,扭曲了她正唱到高音部的歌声。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当激烈的性爱过后,赵局长看着连站立都
    摇摇晃晃的林昭娴穿回衣服,扶着墙就要离开时,他突然回复了之前的彬彬有礼,
    「如果你觉得今晚我太过分了,对不起!」
      「是我对不起……」林昭娴停下了脚步,转头向他一鞠躬,「是我让您太失
    望了……」头也不回地带上门离开。只留下房间里怅然若失的男人,和房间外不
    由自主泪水猛涌的女人,各自发出长长的叹息。
      深夜的河堤上,迎面凉爽的江风吹拂着林昭娴的脸庞。望着月色倒映的粼粼
    水光,林昭娴又一次泛起一跃而下的冲动。这些日子来,她的胸中已经不止一次
    充斥着无法活下去的无力感了。
      她的身体,已经沦为男人淫虐的玩物,更令她无法接受的,她发现自己不知
    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对男人的玩弄有了强烈的快感,她心中万分不愿意接受
    这种身体的堕落。她的事业已经被摧毁,曾经在歌坛的辉煌已经烟销云散,连刚
    刚泛起的对影坛的一丝期望,随着《都市丽人行》的上映也即将成为笑话。曾几
    何时,她还天真地以为,至少自己留下的那些精彩,会成为粉丝心中宝贵的回忆,
    但今晚赵局长告诉她,那些统统变成对她最深刻的讽刺。
      她失去了所有,连这具对男人们只剩性玩具价值的肉体,也不归自己支配。
      那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呢?她存在的意义,应该在响彻着喝彩声的光辉舞台
    上!
      但就此一跃了此残生,她林昭娴即使最后留给这个世界的话题,也只能是茶
    余饭后的笑柄。将来法医说不定还会从她的体内找到精液、找到她长期「滥交」
    的各种证据,她林昭娴注定将永远以一个贱货的形象留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就算死,也必须有价值!林昭娴突然想起自己跟乐静婵说过的话。
      他们毁灭了我的一切,我至少也要留下他们罪恶的证据!林昭娴眼里放出精
    光,她突然想起家里,还有好几支录音笔……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