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美母与老师被同学调教成母狗】第三、四章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0:58   

                 第三章 于瑾的秘密
      刘斌呆呆的看着李刚牵着自己的妈妈走进了他妈妈的卧室。一路上自己妈妈
    开档白色情趣丝袜包裹的双腿跪在地上慢慢爬行,生他出来的逼门正对着自己,
    刘斌看的一清二楚,里面还不断的涌出淫水,整整撒了一路,在地上形成一条很
    细的水线。
      直到卧室的门关上了,刘斌才意识到自己的裤裆已经湿了,他光看李刚的表
    演,看射了。还没等刘斌收拾自己的裤子,就开始听到妈妈的叫声,一会听着像
    叫床一会听着像哀嚎。刘斌真想打开门偷偷看看,但是他确实不敢。只好倍感失
    望的换了条裤子,因为怕自己的丑恶心理被妈妈发现,偷偷的把裤子藏好,出门
    向学校走去。
      一路上刘斌懊恼不已,这下亏死了,我一点好处都没捞到,妈妈被绿倒是有
    思想准备,可是这么个被绿法,是打死也想不到啊。妈妈也太没用了,好歹也是
    个女强人,被个小屁孩牵着鼻子走。现在成人家的母狗了。很快到了教室,祸不
    单行,下午第一节课还是刘斌现在最不想上的英语课,因为早自习的原因,刘斌
    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于瑾。
      「现在听写早自习让大家背诵的单词。」上课了,于瑾还是保持着上午的性
    感打扮。可是于瑾好像没注意到李刚没来一样,完全没有过问,而且似乎于瑾的
    状态比最近都正常了许多,刘斌心理也轻松了下来,正害怕怎么跟于瑾说话。就
    在这时,「报告老师,李刚没来。」英语课代表李珊珊说。
      「什,什么原因?谁知道李刚去哪了?」于瑾的脸上发生了极其微妙的变化,
    因为距离过近,完全没有逃过刘斌的眼睛。刘斌的脑子飞速运转着,早上的李刚
    莫名其妙的打赌,自己莫名其妙的艳遇,于瑾就好像配合李刚一样,送上门来让
    自己揩油。现在于瑾表情的奇怪变化,以及之前,于瑾对李刚的态度,完全不符
    合平时的于瑾,一般情况下,现在李刚应该已经被勒令休学了。本来这些刘斌早
    就感觉不对劲,只是一直不敢往那方面想。毕竟年龄等条件相差太大。直到中午
    李刚展现出老辣的调教手段,刘斌这才大胆的猜测,于瑾应该已经被李刚搞到手
    了,而且多半现在是比自己的妈妈还要听话的母狗。
      想到这里,刘斌的尴尬感就少了许多。举手说道,「报告老师,李刚中午吃
    坏了肚子,让我向老师请假。」「噗。」刘斌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奇怪的笑声,好
    像没憋出笑出来的声音惊吓了一跳,这笑声接的太快了,就好像听到了一个很拙
    劣的笑话,没忍住一样。刘斌的脸被这笑声搞的热辣辣的。难道自己的谎言被人
    识破了?是谁?在刘斌思考的时候。
      「赵颖,你出什么怪声。怎么了?」于瑾在讲台上看的一清二楚,刘斌发现
    于瑾根本没打算沿着刚才李刚旷课的话题说下去。这更让他确信自己的判断。可
    是赵颖为什么会笑。「怎么回事?」于瑾再次追问。「没什么,鼻子刚才堵到了。」
    赵颖淡淡的回答。「学生都要注意课堂纪律,尤其是班干部更应该以身作则。」
    于瑾似乎小题大做的说着,但是在刘斌看来这不过是于瑾心虚,要尽量避免谈到
    李刚,而在转移话题。
      「把听写纸往后传」于瑾说着,把一沓纸发给了各行的第一排同学。刘斌借
    着回头传纸,偷偷看向赵颖,想趁机观察下,探测出些蛛丝马迹。他清楚,不管
    李刚怎么玩弄自己的母亲,对自己的影响很有限,但是如果有其他人知道了,一
    旦传出去,自己就没脸见人了。偷偷看过去,刘斌发现赵颖正在低着头干什么,
    嘴角还挂着嘲讽式的微笑。难道这个大姐大正在看小说?刚才忍不住笑出来是因
    为小说的内容?这样想着,刘斌也心安了许多。
      「开始听写,第一个词——善良。」随着于瑾的话,刘斌调整好思绪,认真
    的书写。于瑾边听写边巡视着「第二个词——修补。」于瑾一个词一个词的念着。
    「赵颖,你干什么呢?作弊是吗?你这样的还当班长吗?你对的起老师对你的信
    任吗?都回过头去,继续听写。现在别因为你一个人耽误大家的时间,下课跟老
    师去办公室。」班长带头作弊,引得同学们集体回头观望。刘斌自然也抓住机会
    再回头观察一下。结果都被于瑾勒令转了回去,因为于瑾的暴躁教学风格,同学
    们都对她怕几分。
      原来照应刚才是在打手机,开词典啊。听写结束,于瑾走回讲台。确认赵颖
    不知道他家丑闻之后刘斌也就轻松了许多,也才发现了于瑾还保持着早上被自己
    揩油的打扮,开始回味早上那柔软的奶子。滑腻腻的大腿。口水简直要流出来了。
    可惜一节课的时间是在太快了。
      马上就进入了第二节的体育课。刘斌这才想起来,因为这一天发生了太多超
    出他想象的事,让他早点和午饭都没怎么吃。现在肚子已经呱呱叫了。找吃的已
    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下楼集合。初中的体育课,男女是分开上的。但是刘
    斌仍然格外注意着行为有些怪异的赵颖。虽然已经被他多次确认赵颖的笑是看小
    说或者刷斗音,要么与人聊天开玩笑所发出的,但是做贼心虚的他,还是有些不
    放心。赵颖身高的原因,非常容易在人群中认出,刘斌观察了许久没有发现他寻
    找的目标。于瑾不会因为这么作弊的事,把她开除吧?怎么体育课都给她停了?
    按说一个任课老师又不是班主任不该有这么大权利,但是众所周知她是教育局长
    的准儿媳妇,恐怕校长也要对她的话给予格外考虑。
      热身运动之后,第一个400 米跑,刘斌就因为心理和身体的双重压力,已经
    要虚脱了,幸亏体育王老师是个有丰富教学经验的老体育老师,现在人已经谢顶,
    及时叫停了刘斌的运动,要求他在场边休息。
      就在刘斌稳定自己心律的时候,突然听到「刘斌,李刚真的是吃坏了肚子吗?」
    刘斌对「李刚」这两个字本就敏感,瞬间脸色更加苍白,额头也渗出汗水。抬头
    看去,说话的正式之前「失踪」的大姐大赵颖。「是,是啊。」刘斌看到是她,
    更加紧张。原本自己已经确认的事,被赵颖一句问话,全部推翻。刘斌像是被她
    看穿一切似的,有些语无伦次。「是吗?怎么就你知道?」赵颖神秘的笑着,那
    眼神像刀子一样割着刘斌。「因为我们一起,一起吃的饭。」刘斌牵强附会的解
    释着。「哦……哦。」赵颖边笑着点头,边往转过头去,轻快的往女生组那边走
    去。看起来心情很好的。这几天怎么什么都这么怪,先是李刚惹怒于瑾,没事。
    后又是大姐大惹怒于瑾,看起来也没事。而且俩人心情还都特别好似的。刘斌感
    觉自己的智商已经不够用了。
      终于熬到了第四节课,距离下课还有大约10分钟,刘斌纠结与是回家观察李
    刚和妈妈的战场,运气好可能还能看到场大戏,还是偷偷留下,弄清于瑾和赵颖
    或者还有其它人身上不为人知的秘密。随着下课铃响起,刘斌决定留下来。作为
    一名优等生,当然明白努力解决困难远比一时的快感更重要。刘斌先是慢慢收拾
    书包,等同学们走的差不多了,才磨磨蹭蹭的溜进女教工厕所,和其它学校一样,
    学生厕所和教工厕所是分开的,学生的厕所在操场上。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
    有谁是没读过情色文学的呢,根据刘斌这几年看色情小说的经验,那些下克上,
    生克师的事,多半被人发现在教工厕所。刘斌就想先在那里潜伏下来,先看看有
    没有意外收获,如果没有发现,就等学校人都走差不多了,再慢慢调查。之所以
    选择女厕所,是因为男厕所根本没有隔间,只有小便池和几个坑位。
      刘斌心思缜密,先是把所有的隔间的门都掩好,然后蹲在倒数第二个隔间的
    马桶上,锁好门。这样一来,如果有人在这里寻求刺激,慌乱之中不是选择第一
    个隔间就是最后一个,而且如果只有一个隔间的门是掩上的恐怕被人注意,万一
    来拉门确认,就被人知道有人在里面了。
      「二弟,今天托你的福,大哥玩的挺爽的,那个傻逼看了你给我的照片,被
    吓的那样……哈哈,你要是看见会笑死的。然后?嗨,还能有什么然后?然后肯
    定是大哥好好伺候她了。嗯,对,今天就这样了,反正我也爽了。先放过她。别
    逼的太急了,反正还有别的玩的。」大约在刘斌潜伏下来几分钟后,一个瓮声瓮
    气的说话的声音出现了。在停顿了几秒之后,那个人又开始说话,「嗨,这有什
    么了,这是大哥应该做的。你不是也给大哥资源了吗?再这么客气就见外了。吼
    吼吼!那个小乌龟,还真编了瞎话。肯定啦,谁会那么说。我下午还逗了逗他。
    给傻逼弄的一脸蒙逼。满头大汗。」「砰」隔间关门的声音之后就是「哗哗哗」
    的撒尿声。这声音怎么这么怪呢,刘斌想。不对啊,这是女厕啊,怎么有男的这
    么明目张胆的进来上厕所。我自己可是偷偷潜伏进来的,进来的时候左顾右盼,
    生怕被人发现。这个人怎么边打电话,边上厕所。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听
    他说话的意思,好像是有人给了他威胁某个女人的照片之类的,让他上手了一个
    可怜的女老师或者女学生。那他后面的话什么意思呢?对方似乎反倒在感谢他?
    算了不想他了,连是谁都不知道,也许根本不认识,先解决自己的事吧。反正什
    么乌龟,不是说我,虽然我也是个乌龟,因为我今天根本没被那个男同学或者男
    老师挑逗。
      就在刘斌分析的时候,那个人已经走了,距离放学也有一段时间了,看来守
    在厕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刘斌,决定主动出击,去于瑾的办公室碰碰运气。
      就在刘斌准备开门的时候,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明
    显已经进了厕所,进了刚才那个男的进的隔间。多半因为那个门是唯一开着的缘
    故,刚巧就在刘斌潜伏的隔间旁边。刘斌小心翼翼的蹲在马桶上,生怕被旁边的
    老师发现。
      「滴答」吓了刘斌一跳,就在这时自己的手机来微信了。差点从马桶上直接
    摔下去。衣服瞬间湿透了,怎么办?刘斌后悔的想给自己俩耳光。自诩严谨的刘
    斌,竟然忘记关手机,哪怕飞行模式,静音也行啊。「老婆,我晚上要替同事值
    班,赵科突然请假,明天出国旅游,今天回去收拾行装,明天直接去机场。我得
    替他值一天。」原来微信是隔壁女教师的。刘斌松了口气。心道,以后一定要注
    意手机了。
      「好的,老公,晚饭别将就。照顾好自己啊。爱你,哞哞哞。」女教师在撒
    娇,假装亲吻。嗲嗲的声音,让刘斌春心荡漾。
      「铃铃铃」这个女教师电话还挺忙的。刘斌暗想。不过接下来的对话,简直
    毁了刘斌的三观。「喂,死鬼,消息还挺灵通的啊。呵呵。」女教师瞬间变成了
    淫妇的浪荡声音,「你儿子值班,嗯,给你打电话了?告诉你不回来吃晚饭了啊。
    呵呵,你老婆可还在家呢。什么?你怎么买通的那几个骚婆娘?拉那个老骚逼去
    打通宵麻将的。」停顿几秒后继续说,「行了行了,别吹牛逼了,你给老娘先把
    药吃好,别又整的老娘不上不下的。比你拿废物儿子的时间还短。」
      刘斌实在忍不住了,倒想看看这个女教师到底是谁,于是俯下身子,先确认
    对方是不是方便完了,如果没提裤子或者裙子,他就有时间先冲出去埋伏。不然
    就得等对方先走,再尾随,以免出门被撞见,对方淫乱他没证据,自己隐藏在女
    厕里偷窥对方可是证据确凿。还不得「杀人灭口」开除自己。映入刘斌眼帘的,
    那个隔间不是坐便而是蹲便,看来这些人在外面还是更喜欢蹲便,不然怎么都去
    那个隔间。蹲便上面的是因为蹲下的缘故裙底已经到了腰上的那种深紫色暗镶金
    丝牡丹花的连衣短裙。裙子下面雪白大屁股裸露着,下面稀松着一点点黑色的毛
    毛,毛毛上闪闪着水滴的光泽。棕色的小逼逼里滴着最后的尿液,带着婚介的纤
    纤玉手正在拿着纸擦拭着,两条带着吊带的光洁大白腿,吊带下面的黑色丝袜,
    在膝盖处起着自然的褶皱,脚上是透明的白色水晶高跟鞋。
      刘斌看完之后,马上明白了,这绝对就是他要寻找的于瑾。这个之前趾高气
    扬的美女教师,原来是个跟自己公公扒灰的淫妇。强烈的反差,让刘斌忘记了危
    险,可耻的硬了起来。既然已经知道了是谁,刘斌自然也就放弃了冲出去的想法,
    何况自己潜伏下来,本来就是为了调查于瑾的。现在本人送上门来,岂不是以逸
    待劳。
      这时于瑾继续说「我?我在上厕所呢。你想听?上完了啊。老变态。回去给
    你看现场的不就得了。这……好吧。嗯啊!嗯啊!听着啊!」于瑾在发浪的叫床。
    于瑾根本不会想到这么晚了还有人偷偷藏在厕所里。刘斌看到于瑾把手机放到了
    综合色的肉洞旁边,用另一个只手的三根手指一起插了进去。嘴上不停的咿呀的
    叫着,刘斌在隔间的这边,清楚的看到于瑾的手指一起插入,抽出,每一次插入
    都插到手掌处,每一次的拔出,都带出淫水。噗嗤噗嗤的水流声,进入刘斌的耳
    中。没过几分钟,只听「啊!呃……」于瑾在学校的厕所中自慰到了高潮,身体
    瘫软靠在刘斌这边的隔板上,如果不是于瑾太过投入享受高潮的余温,应该已经
    可以听到刘斌沉重的喘息声了。刘斌在兴奋之余,脑子飞速的旋转着,是冲出去
    揭穿这个婊子,还是继续观察。揭穿的话,是不是可以以此来威胁,就像小说中
    那样,从此过上幸福的没羞没臊的生活。
      就在刘斌还在纠结的时候,于瑾好像缓和了些,拿起了电话「满意了吗?想
    起来件事,你给我换个学校吧。什么?别打岔。让你别打岔啊。什么啊。还要啊,
    回去现场玩吧。我操,你个老变态啊。这样,你不怕把我玩坏啊?以后谁给你生
    孙子啊?」虽然嘴上骂着,但是于瑾还是勉强的站了起来,刘斌决定再看看,那
    边又在玩什么花样。于瑾把手机放进了随身背着的小包包里。不过好像没挂断,
    俯下腰,开始结靠近刘斌这一侧的脚上的水晶鞋,然后又揭开了这边的吊带,把
    丝袜退了下来。这个婊子在干什么?刘斌暗想,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到底在玩什么
    花样。只见于瑾一只手扶着隔板,脚脱掉了鞋悬在空中,脚趾上的紫色指甲油透
    过黑色的丝袜闪闪发亮,刘斌深深的咽了一下口水。于瑾的另一只手脱掉了这只
    脚上的丝袜。重新穿上鞋后,嘴叼着丝袜,双手腾出空来把包又打开来,重新拿
    出手机。把包重新关好后,一只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从嘴里掏出丝袜。「喂,
    脱下来了,你等着啊,我这就做。操,我怎么直播,你他妈又不会用威信。还你
    妈教育局长了。」边骂着,边用嘴重新叼住了袜跟部分,又蹲了下去,手机又一
    次贴近了已经被淫水浸泡的小穴,不同上次的是,另一只手拿着刚脱下来的黑色
    丝袜的袜尖,袜尖也如手机一样对准了自己的骚穴,几根手指配合,开始往里面
    塞。因为今天于瑾穿的是水晶丝袜,明显材质比较硬,对粘膜的刺激比较大,于
    瑾双腿颤抖着,仿佛承受着很强烈的刺激,尽可能快的塞着。刘斌惊叹于眼前这
    条母狗的承受力。但是很快刘斌就发现他高估了于瑾的能力。于瑾突然大吼一声,
    完全不顾身处肮脏的公共厕所里,双膝跪在地上,双手撑在前面锁着的门板上,
    身子斜向一边靠在隔板上支撑着,手机扔在地上,丝袜跟从嘴上脱落下来,耷拉
    到了便池旁,好像没明显沾到尿液。骚逼口的黑色丝袜已经闪闪发亮。大量的淫
    液从洞里满满涌出,外面部分的丝袜湿润的面积越来越大。刘斌大着胆子把头尽
    可能贴近地面,眼睛向上看去,看到于瑾双眼反着白眼,像抽羊角风一样全身抖
    动,嘴唇边上囤积着大量的口水,已经延绵的垂下,滴在了裙子上。
      整整5 分钟之后,于瑾拿起了电话,喘着粗气说「听到了吗?我高潮了。没,
    没全塞进去,不行的,这袜子塞进去我一动就跟针扎一样,水晶丝的太硬了。」
    停了几秒之后,于瑾又说「不行的,都脏了,刚才都粘在地上了。爸爸,求求你
    了,我以后还得给您生孙子啊。求求您了,别让我塞了,好脏的。」这会于瑾好
    像转了性,不再骂了。一副小可怜的样子,在哀求了。「好,好吧,我记着帮我
    换个学校啊。这里……这里的学生太坏了。」说完,于瑾挂断了电话,慢慢的把
    电话放进了包里。然后一只手掰开还在延绵着水流的水帘洞,另一只手,狠狠的
    把袜子往里面捅进去。每捅一次,于瑾都会伴随一次全身抖动,而手指拔出来的
    时候,还经常会带一些已经塞进去的袜子出来。挣扎了大约30分钟后,于瑾把整
    只丝袜全都塞了进去。
      刘斌这时才发现已经放学1 个半小时了。于瑾挣扎的站起来,刚站好,又猫
    下腰,仿佛每迈一步都会有一次高潮一样。在挣扎几次之后,于瑾干脆选择躺在
    地上把另一只丝袜脱掉,直接扔在了地上,慢慢的爬出了隔间,到水池旁,靠着
    用手扒着大理石池子终于站了起来,然后用水进行了手臂大腿沾着泥土或者尿液
    的部位好歹洗了洗。整理了下头发,稍微恢复了下神情。刘斌在隔间里观察,感
    觉于瑾应该已经适应了些水晶丝袜在逼里的感觉,也可能是大量的淫水已经完全
    软化了水晶丝。于瑾已经可以勉强行走了。不过大腿上隐约闪烁着水光。
      刘斌就在隔间里看着于瑾扶着墙慢慢走出厕所之后又过了几分钟,才敢溜出
    隔间,也许是为了留作纪念,也许是觉得以后可能有用,先去于瑾所在的隔间里
    把她脱掉的丝袜收起来。再溜出厕所,外面于瑾已经不见了。
      虽然刘斌没有弄清楚,为什么于瑾会被李刚胁迫。但是他已经确认了于瑾确
    实有把柄在李刚手里,所以才会听从他的指挥,主动让自己摸。也可能在早自习
    的时候帮李刚口交过。至于是什么把柄,似乎已经不重要了,这种婊子不可见人
    的隐私太多了。
      第四章扑朔迷离「铃铃铃。」静静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了电话铃声,吓了刘斌
    一跳,看都没看是谁的来电就赶紧接通电话,生怕于瑾还没走远被电话声吸引回
    来。
      「小,小斌。」一个弱弱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是张艳霞打来的。「那
    个,你现在在哪?对不起,宝贝。妈妈中午给你丢人了。妈妈错了。你赶紧回家
    吧。」原来张艳霞看刘斌放学后这么久没回家,错以为中午的事对他刺激太大了。
    又不敢发动其它人寻找,毕竟是因为自己见不得人的事,儿子才「出走」的。刘
    斌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正常人遇到这些事确实不知道说什么好,总不能说
    实话,我喜欢被绿吧。「那个,宝贝你在哪?妈妈去接你,别吓唬妈妈,好吗?
    一切都是妈妈的错。」「我在学校。」刘斌干脆顺着母亲的思路演一下,假装委
    屈的样子说道。「好,好,宝贝,你等着。妈妈马上就到。」「哦,不对,你别
    来学校,我已经走到门口了。你在学校后面的公园门口接我吧。我这会正好逛一
    圈,散散心。」刘斌心思果然缜密,突然意识到,汽车的目标太大,这个时间段,
    如果妈妈开车来接他,容易暴露他离校晚的事。「好的,好的。」张艳霞忙不迭
    的答应着。
      公园门口,刘斌坐在张艳霞的凌志越野车里,张艳霞不同于其它小女生喜欢
    保时捷跑车,她觉得越野车才符合自己女强人的气质。刘斌眼睛直直的看着前面。
    「小斌,妈妈以后再也不干那种事了。下午你走了之后,我就把李刚哄走了。妈
    妈没做对不起你和你爸爸的事。真的,不信你明天去问那个李刚。」刘斌难掩心
    中的惊讶,惊讶的看着张艳霞。这种震惊的举动,在张艳霞眼里却是「惊喜」的
    表情。送了口气的张艳霞继续安抚着自己的儿子。「宝贝,妈妈求你,妈妈今天
    鬼迷心窍的贪玩了一下,结果被李刚抓住把柄,威胁着做了下贱的事。但是妈妈
    真的爱着你爸爸,也爱咱们这个家。你要是告诉了你爸爸今天的事,我们的家就
    完了。所以妈妈求你,保守这个秘密。以后妈妈一定一心一意对咱们家。好吗?」
    刘斌看着张艳霞,满眼泪水哀求的眼神。心中竟有些失望,有些鄙视李刚,「就
    会吹牛逼,怎么到嘴的鸭子都能飞呢?」嘴上说道「好的,你得保证再也不做那
    样的事,还有不能理李刚。」「肯定的,肯定的。谢谢,宝贝。走,你爸爸在家
    做完了饭,等咱们呢。回家就说你在学校写作业忘记了时间啊。」
      吃完晚饭,刘斌回到自己的房间,一天的经历,让他脑子有些乱。先是李刚
    迷之自信的打赌,然后是于瑾的投怀送抱。然后妈妈犯贱被抓了现行,几乎被调
    教成母狗。然后赵颖的莫名其妙说话似是而非,放学后神秘的女厕所撒尿男,于
    瑾与公公之间的电话性虐,晚上妈妈的颠覆式告白。
      刘斌不亏是高智商青年,很快总结出一天的所有反常事件。然后就像考试那
    样,先挑容易答的,会答的题目做。先把能解释的总结出来,可以解释的是,于
    瑾确实被李刚威胁所以自习课勾引了自己,而前不久李刚公然顶撞于瑾而没被惩
    戒,就是因为他当时已经有了足够威胁于瑾的把柄。赵颖和神秘男是什么关系,
    他们说的那个「傻逼」会不会是于瑾,有没有可能赵颖和神秘男都得到了李刚给
    的足以威胁于瑾的把柄,他们一个也学着李刚顶撞了于瑾,另一个干脆玩弄了她。
    至于于瑾的把柄是以照片的形式存放的,毕竟神秘男说道了照片,把柄又是什么?
    是否与她公媳乱伦有关就不得而知了。大约不会是,如果是的话,她哪还敢在学
    校像放学后那样做。因此只要神秘男和赵颖李刚有关,就足以证明上面关于于瑾
    的判断。至于那个二弟,疑似的李刚为什么反过来又要写那个神秘男,就不得而
    知了。最后妈妈的告白,大概本来妈妈只是为了随便玩玩,本来就没想做出特别
    出格的事,结果没想到李刚把事情玩大了,所以放纵之后,赶快收心,毕竟我们
    一家的家庭稳定才是最重要的。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是,李刚玩了一次妈妈之后,
    猎奇心得到了满足,当即抛弃了妈妈。不过无论是哪种原因,都不重要,结果才
    重要。
      也就是说,现在需要弄清的就是神秘男和赵颖的关系,毕竟李刚能把于瑾的
    照片给他们,万一把妈妈的什么把柄给他们怎么办。必须在这种事发生之前进行
    阻止。
      目前能下手的角度,只有李刚。去其他人那打听,无异于不打自招,此地无
    银三百两。想到着,刘斌马上拿出手机,打开了微信,「刚哥,我今天帮你请假
    了。说的是你中午吃坏了肚子。你明天别说漏了。」先慢慢陶瓷,寻找蛛丝马迹。
      不出几秒,李刚信息回了过来。「操你妈!你是不是觉得我今天操你妈,把
    你妈操的不够爽。」刚哥」「你」是你叫的吗?信不信,现在我让你妈光屁股下
    楼等我操她?」刘斌被李刚的回信彻底搞蒙了。什么情况,他们不是没联系了吗。」
    我妈都告诉我了,我走之后,你被她哄走了。」刘斌只好照实话说给李刚。心中
    暗想,难道妈妈一直在骗自己。还是李刚被哄走了,恼羞成怒,正好拿自己出气。
    「操,傻逼。那种话,你也信?她一下午都扭着屁股求你爹我操死她。最后怕你
    个小乌龟想不开,才跟我约定那种假话骗你。她以后找机会偷偷的找我操她。还
    有,你他妈的再没大没小的,小心你的腿。」刘斌一时无法判断双方的话谁真谁
    家,但是直觉告诉他李刚多半是真的。「干爹,您今天的表演,儿子没看到,真
    是太遗憾了。您能帮我说说当时的场景吗?」刘斌一方面想满足一下自己的绿母
    心理,一方面也想刺探一下李刚是不是说的真话,如果是真话是不是有影视的资
    料保留下来,如果真有,妈妈以后就危险了。
      「想要照片就直说,绕什么弯啊。不给你张干爹的战果照片,你以为干爹吹
    牛呢。」信息过来的同时,一张照片也随之而来。刘斌点开后,张艳霞双眼迷离,
    歇着头,口水失禁一样耷拉在嘴边,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床上,全身赤裸着,
    情趣内衣团成一团一团的散落一床,床上和衣物上明显沾着汗水淫水的混合物。
    脸上,身上被喷射的到处都是精液。明显已经被李刚玩到过失禁。照片上的状态
    已经处于非清醒的状态。
      刘斌心理凉了一大截,他今天看到于瑾的表现,真的害怕以后妈妈会被他们
    也完成那样,最主要的还可能会被群调。不行,一定也要有他们的罪证,一旦他
    们玩过火,也好有制衡的东西。于是讨好的打字「干爹,的摄影技术真不是吹的。
    比那些我妈在学校厕所自慰的照片,拍的好多了。」「我操了一个下午,累了。
    先睡了,你明天早点来学校,我有事跟你说。」对方没接着刘斌的话说下去,让
    刘斌倍感失望。
      刘斌对着照片仔细看希望找到PS的痕迹,那样还能证明妈妈的清白。否则就
    只能面对自己妈妈淫乱在先,欺骗自己在后。这时他突然想到,妈妈不可能就这
    么把衣服,床单放着的。肯定已经换了床单收拾了衣服。但是这样的床单上面的
    痕迹太明显了,只要是脑回路正常的人,就不可能把他拿出去洗,至于那些情趣
    内衣,及时没有淫水精液,脑子没病的,也不可能拿到外面的洗衣店。而在家里
    晾晒床单还可以,同时晾晒这些衣服,等于告诉爸爸自己出轨了。所以,如果李
    刚给的照片不是PS过的,这些东西一定还在家里,只是在爸爸下班回家之前藏起
    来了。也许因为张艳霞下午被蹂躏太久的缘故,体力早已经透支所以睡的很早,
    不到9 点父母就已经睡下。刘斌偷偷进入了放自动滚筒洗衣机的父母卧室那边的
    厕所,锁好门后,打开洗衣机的门,里面是竟然空的。刘斌在进行家中一番搜索
    之后完全没有发现那些衣物,回到自己房间的他暂时松了口气。因为家里的床单
    同一款式的有2.3 条所以明天早上去父母房间观察明显不可能判断妈妈是否换洗
    了下午的床单。既然找不到就先不找了,难道妈妈把那些衣服都扔了?也许李刚
    就是吹牛,p 了个照片就来骗我。先睡觉,看看明天早上李刚跟我说什么,想到
    这,刘斌也就睡下了。
      第二天,刘斌如约很早到了学校。「干儿子,昨天对着照片射了吗?」李刚
    一见面就调笑道。「干爹,我本来想找出两件那些您蹂躏我妈时候,她身上穿的
    衣服舔着撸的。可惜她都扔了。」刘斌故意这样说,试图套出什么信息,或者发
    现李刚有没有对他撒谎。「哈哈,你找吧,你要是能找到啊,你那条母狗老母的
    皮就要痒了。」李刚得意的笑着说。「怎么?这是为什么?」这次刘斌是真的不
    明所以。「你以后会知道的。哈哈哈。」刘斌感觉,李刚不是在故弄玄虚,可又
    真的想不出他究竟让张艳霞对那些情趣衣物干了什么。
      「好了,说正经的。今天周五,下午不是没课吗?你中午打电话,说去同学
    家一起学习。然后5 点前不许回家。你知道为什么的。」李刚说道「你妈跟我说
    好了,只要不干扰你家的生活,对我的要求有求必应,她啊,迷上你干爹的大鸡
    巴了。哈哈。所以你给我装点傻,配合点我。懂吗?」懂吗两个字被李刚故意加
    重了。
      刘斌当然只能答应。不过他也觉得这时一个弄清谁撒谎的好机会,也乐得配
    合李刚的计划。上午过的很快,唯一出现的插曲是于瑾今天请假了,外语课改成
    了数学。下周一数学改成外语。刘斌却没觉得惊讶,可能昨天在厕所于瑾已经伤
    了,也许晚上她公公玩的太狠,把她玩坏了。这种婊子不到中午刘斌就当着面给
    自己妈妈打了电话。李刚在发了几条微信之后,对刘斌说,「给干爹买套大饼加
    一切去,多放腰子。要是干爹今天发挥不好,不过瘾的可是你妈。」「您要在学
    校吃吗?」刘斌想探听出李刚去自己家的准确时间,好提前埋伏。如果李刚现在
    就出发,他就马上打车一定要跟踪李刚。看看他是不是去约会张艳霞。「你妈在
    单位呢,有事要处理,大约2 点才能回家。别废话,快去买。」李刚不耐烦的说,
    不过很快脸色转变了,「这个,小斌啊。咱俩不管是干父子还是哥们。我能让你
    吃亏吗?你好好配合我,我玩你妈玩开心了。我也不会让你的鸡巴闲着,找个女
    的试试,是不是好使。万一不行的话,提前看病。于瑾那个婊子,怎么样,下周
    让她给你破处。这样你心里平衡了吧?」李刚恩威并重。
      「她啊……」刘斌一想到昨天她的样子,一来刘斌心目中的女人排名,于瑾
    的名次不是特别靠前,如果只有一次机会,他还是想用在别人身上,比如校长女
    儿邓爽或者跟张艳霞身材极其相似的郑英。另外一个原因,刘斌也有点怕于瑾这
    种女人有某种性病的话,会传染他,并且于瑾昨天满身屎尿的样子,让刘斌看到
    后,有点倒胃口。不过并不是说,刘斌就不想干她,所以刘斌在回话的时候略显
    不干脆。
      「怎么着?你还看不上她?哈哈,你小子眼光够高啊。得,谁让你喊我干爹
    了呢。只要你好好表现,就像昨天答应你的,让你玩上老郑。你放心,虽然不能
    确定时间,但是我说话算数。」李刚这次没有被激怒,反而好像有点欣赏刘斌。
    「老郑……嗯。有眼光,哈哈。有其父必有其子啊。」说着李刚还煞有介事的点
    着头,对刘斌表示肯定。
      刘斌感觉很无语,不过一想起李刚的神通,也许他真能让自己玩到郑英。现
    在只能老老实实的去买午饭。但是买完回到教室,没有找到李刚,只是街道李刚
    的微信,说他被人叫出去说点事,告诉刘斌不用找自己。把午饭放李刚桌子上就
    行了。
      刘斌感觉李刚神神秘秘肯定有问题,也许去与神秘男会面,不过一来现在确
    实找不到李刚,就算找到了也许他已经说完事了。所以干脆利用好这个时间,跟
    踪李刚容易被发现,不如现在去妈妈的办公室守株待兔。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